您当前的位置 : 漳州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区精华

上饶治近视要多少钱,上饶治高度近视,上饶治近视眼的方法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      2017-12-16 16:51:01 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编辑:徐世庆    
字体:【

上饶治近视要多少钱,

  新浪期货讯 11月11日上午,2017年第三届操盘手大会在北京正式开幕,本届主题是对话冠军,历届冠军的经验分享,交易大佬群雄聚首,私募经理精英荟萃,公论博弈之道。上海砥俊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梁瑞安第一个做主题演讲,梁瑞安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硕士,16年股票投资经验,15年期货交易经验,坚信供需决定价格,连续九年盈利。他的演讲主题是“运用供需理论投资期市和股市”,以下为演讲内容。

  梁瑞安:尊敬的各位领导,尊敬的先生们、女士们,上午好!

  今天很荣幸来到咱们操盘手大会,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十几年来在期货和股票上面的一些心得。坦率讲,这是我16年来首次在这么大的大会上讲我的理念,一直没进过只参加过圆桌。交易是怎么回事?做得好没必要讲,做得不好没脸上来讲,所以一直没讲。

  我讲两个内容。过去十年,我一直在做供需的研究,为什么在过去十年?其实我前面四年是走了弯路的,在期货公司的四年,不断地摸索不同方法,我本科学的数学,我记得2002年用过自己很高深的数学理论搞了两年,钱还是赔光了。后来发现不对,还不如看技术分析,几十本技术分析的书又搞了一年,钱还是赔掉了。后来想基本面,东听听、西听听还是不行,基本走上绝路。2006年到上海拜师学艺,就两个字“供需”。供需用在商品期货上很灵,用在股票上也是非常有效的。

  投资这件事,我今天回过头看它是很简单的事情,简单的好像也没啥事可干,我说的是方法论上的东西。你摸到投资,摸出“简单”这两个字确实花了十年。我做的第四年大概知道,是怎么样才能赚钱,摸到第十年,突然发现怎么样可以赚大钱。我第十年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年,效果还是非常好。

  因为我喜欢写微博,前几天我想什么叫“投资”“投机”这个事情也想了20年。我1997年上数学系看投资者定义搞得蛮复杂的,然后资本操作了十几年也没定义出什么叫投资。今天我觉得投资是赚自己看得懂的钱,投机是对自己看不懂的下注。很多人比如我给他讲一个股票他就买了,三个月没挣钱就跑了。过一阵子这个股票涨了50%,他会跟你说一回头就跑了,因为他没理解。如果你当初理解了,肯定可以拿走。

  投资许多人都在这里面摸索,像期货成功率也很低,可能大家都在摸索,有些人平均半年就牺牲掉了,有些人摸索5年、有些人摸索10年,可能还没摸对路。投资是理念端正,四处碰壁时要自己摸索出一条有效的道,理念要端正。我也是这么过来的,觉得这个理念挺好的。怎么赚大钱?要有大局观,不拘泥于小节,不拘泥于中小机会,不拘泥于某个市场,为了赚大钱不断地掐。我自己总结,也是一个北大的师兄跟我说的,他说你的交易风格我可以用几个字总结,他说“将军赶路,不追少数”,我说这个很契合的,做十几年没想到这是我的风格,所以我把这几个字写大字挂在我办公室门口。

  还有一个例子也是很经典的,没做过商品的人,比如茅台,2012年开始反腐几年。为什么一瓶茅台能从两千二跌到2016年夏天的八百七。比如政务需求里面有百分之三十四是茅台消费,突然政府不让喝酒反腐,变成零了。

  

需求突变了,需求从D2移到D1价格一定是暴跌的。我们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,你就会发现需求突然下降一定暴跌。但有些人不信邪,终端产品降一半股价有可能跌60%、70%,你再死抗会很搞笑。

  我2015年为什么看到茅台的机会?很简单,他把需求已经压到零之后,供需平衡了,今天供需平衡,未来十年供需肯定不平衡,这是一个小案例。

  价格和需求关系也是很简单的,看经济学茅台两千多喝悠着点,能喝两瓶的喝一瓶省点。如果一瓶变成八百多,价格对需求有影响的。比如LV包三五万不太心动,双十一LV包六折可能排队去买,就是简单的道理。

  我们有理念有方法论,还是有一些方法的。平衡表这个方法是2005年叶总他们摸出来的。原来你看平衡表是没感觉的,后来大家知道,平衡表我们要知道未来半年、未来一年商品的供需平衡情况。

  还要读懂这个平衡表,很多人是读不懂的,我们以前自己摸索的时候,其它基本不看,我们只是在会议室看这个东西。所有数据都是我们自己在摆弄,最多用权威的第三方的数据,从来不用第三方这些咨询机构公司提供的。

  因为核心竞争力在于怎么解读供需背后的东西,哪些数据是假、哪些数据是真,包括哪些低估了还是蛮有讲究。我们把供需平衡每个分项,要把它精准地落实到月度数据,周度和日度数据里面,有了这些东西我们能把握到机会。

  一定要预判而不是人云亦云,一定要独立思考,对一个行情有一个预判,我们挣的钱都是原来想好的,不是走到哪儿算哪儿。开仓那天知道要中仓,而不是走着走着中仓了。把这个事情研究好很激动,一研究好根据资金要翻几倍,后来基本都能兑现。

  最后是要紧密跟踪,对原来很多假设要跟踪,这基本是我们用到的方法。

  2012年豆粕是我整个职业生涯属于起点,2012年之前的十年对投资特别对商品有一个误区。觉得应该在商品期货稳定赚钱,其实这个思想是错的。在商品期货里面不应该稳定赚钱,而是应该赚暴利,我稳定了十年其实也是错了十年,每年赚三五十没什么意思。

  我2012年豁然开朗,2012年做豆粕之前也在北京,在青岛把相机摔了很不爽,没出去旅游。研究搞棉花怎么从600万到20亿。真的是花5天时间把所有东西读一遍,发现做期货是这样做。

  豆粕这个案例认识很多大佬,他们每天给我打电话,三千一可以做吧?他们问我什么目标?四千肯定可以,一直做多。

  两个月做了十倍,这都是我重仓做期货的起步,后来每年打一两个品种,基本把钱花掉,杠杆都在十倍,少了都不痛快,三五倍都没感觉了,搞了三年搞了一百倍。

  还有铁矿石2014年的经典案例,其实我2012年做豆粕,过年就想今年做豆粕怎么回事?豆油跟着讲,我查平衡表豆油基本平衡不应该涨了,2013年肯定暴跌,2013年我开始谋划空植物油,把不活跃的菜油空到活跃了。很多不做这个东西,我说挺好,空到第一名也行。我跟空头第一名吃饭聊起这个事情。

  国内那时铁矿石没活跃,当时铁矿石不太活跃我控到前五名的仓位,后来崩掉了。有一次我在大会上讲,只参加过圆桌论坛,我讲铁矿石也是千年等一回,你们二十年别想了,120美金20年别想,其实是很悲壮送别的价格,一定是这样的。因为中国人盖房子盖到头了才会有这种价格,崩下去别指望。

  本文较实录有删节。